关注我们

每一个年轻的梦想都不应该被

 发布时间 :2019-09-23 09:00

  小城少女林九月热爱音乐,却在孤身北上备考期间,得罪了正在北音就读的富商私生女李安乐,和表演系主任之子赵一鸿,还因此结识仗围的地产大亨之子聂锦帆。

  九月在艺考期间结识吉他手顾小悠,贝斯手张少文,连续三年落榜的鼓手雷俊鹏(胖子)。四人搅黄了李安乐等人以考前培训为名的培训班,结成莫逆之交,却导致九月和胖子艺考时在面试环节被报复,刷下落榜。

  她和胖子、小悠、少文组成乐队,却被无良公司骗取巨额费用,乐队解散并债台高筑。李安乐对锦帆的追求令赵一鸿失去,在李父原配面前她的身世,安乐母女被彻底抛弃。安乐在偏执的母亲操控下,以艳星方式出道,迅速蹿红且黑话题不断。

  金牌音乐制作人薛嘉年利欲心盛,功成名就之时却断送了挚爱女友兼事业拍档苏悦薇。他亲手捧红的一代歌后苏早逝,薛亦沉寂数年。

  当他发现外貌和嗓音条件都与苏相似的九月时,步步为营耐心等待,终于用一份苛刻的经纪合约将她签下,试图将其打造成第二个平民歌后。

  情感上他将九月当成苏的替代品,却遭到对其一往情深的助理栾子君,从中作梗。和反复拉锯,让他在复制天后的上,得不到亦不惜毁掉。

  赵一鸿靠父辈关系占据流量小生一席之地,终于靠不光彩手段得到安乐。安乐的人生覆水难收,未遂却不知。

  既是师姐妹又是万年情敌的九月和安乐,在的名利场上互相博弈,事业和爱情都陷入针锋相对的纠葛。九月和锦帆的感情受到来自各方阻力,和乐队的友情也在薛的占有欲中分崩离析。

  胖子婚礼当天,九月误会锦帆对安乐仍有纠葛,当场求婚,彻底退出歌坛远走他乡。薛卷入李安乐诈捐事件,名誉尽毁,吸毒致幻坠楼身亡。

  锦帆对九月的遍寻无果,终于家人态度,却传来她在墨脱泥石流中罹难的消息。胖子组织了清冷的葬礼。不死的九月悄悄回归,成为墓园角落神秘的旁观者。

  她不自在地往后缩了缩,“可能那天眼瞎了……吧。”习惯真是无可救药,九月一紧张就秒变话痨,窘迫的时候就容易八道。

  从小生活在枕水而居的江南,却从来学不会游泳,好不容易平安长到成年,却在素以干旱著称的北方溺了水,令人感慨的无常,要整你就没有道理可讲。

  还来不及呼救,冰冷的湖水猛地灌满喉咙,瑟瑟的寒意冻进骨子里。刚本能地扑腾了几下手脚,右小腿传来一阵的疼,大概是突然被冷水一激的抽筋反应。

  紧接着又是扑通一声,好像有个影子在飞快地朝自己移动。的湖面上什么也看不清,但她其实没觉得多害怕。无数经验证明,只要有他在,再怎么倒霉也差不离能混上个逢凶化吉。

  人在受了剧烈刺激的时候,大脑会机械性重复刺激性事件发生前印象最深的片段。九月躺在草地上,把“我应该亲回来”这句话在脑子里翻来覆去滚了好几遍,觉得人生实在太了,这段恋爱真是谈得命途多舛。

  意识里最后一个场景,是她为了不让人生里第一个初吻变工呼吸,挣扎着从地坐起,边咳嗽边拽着锦帆的胳膊拼命摇晃:“我没事啊我真的没事,你要是不信我还能马上唱个歌儿来听咳咳咳咳咳咳……”

  锦帆捧着她的脸,提高了音量:“你别这么紧张,别怕,没事了。”又伸出两根手指在她眼前晃了几下。问:“这是几?”

  她说:满城沧海,你是渡我的帆。他说:女明星是不是都肤浅拜金我不清楚,反正我给自己定位挺肤浅的。可能她我仅有的美色吧。鲜为人知的浮华圈子里暗礁遍布,上演一幕幕荡气回肠的爱恨情仇。从草根少女到叱咤乐坛的平民天后,鲸鱼音的精灵如何在冰川里乘风破浪,孤岛守望。

  画骨师,青年女作家,电影学院戏剧文学编剧专业,曾获掌阅首届文学创作大赛二等、掌阅第二届文学创作大赛一等。主要作品有《天狼书》《婆娑行》《寄鹤抄》《嘘,过气天后要登场》《锦绣长歌月满江》等。现代言情叙事诙谐,文风凝练大气,亦庄亦邪,多部作品影视化推进中。

  古言、现言、历史、经管、乡土、科幻、幻想、竞技,小说、社科、剧本……统统暖胃,你的文字可以文艺范十足,也可以矫揉造作,千娇百媚生。

  现在,你可以将作品在【板栗创作平台】,会有编辑来联系你哦!快来创作属于你的作品吧!(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进行)

   威廉希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