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曾光的万达电影漂流史

 发布时间 :2020-05-04 09:22

  新冠疫情的出现,使2020年成为极不寻常的一年,也改变了许多人对生活和未来的看法。对于刚好50岁的曾光来说,在“知”的年岁,或许也了些什么,并将调整自己未来的生活重心。

  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披露的公告这样概括曾光的离任:公司董事会于2020年4月9日收到公司副总裁曾光先生提交的书面离任申请。曾光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离任后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在商界摸爬滚打了28年,从麦当劳、7-Eleven、中油BP到万达电影,曾光服务的几乎都是妇孺皆知的品牌,至于下一站的去向,目前未有半丝消息漏出。

  因为另一边厢,万达旗下另一个影院上市平台AMC自3月16日起关闭1000家影院(661家)。且CEO亚当·阿伦在内的600名员工暂时以保存现金之后,近日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全球将AMC的信用评级从B降至CCC-级,理由是新冠的速度和高峰期还不确定,预计AMC会一直歇业至6月以后,“我们不认为AMC有足够的资金来源,来填补一直到夏天的负现金流”。

  在正式场合看到的曾光,通常都是穿西装、打领带,他声音浑厚,语速适中,处事通达,与其相熟的人评价他是老。

  1992年-2000年,曾光任麦当劳中国发展公司发展经理;2000年-2006年,任7-Eleven南中国区副总经理;2006年-2010年,任7-Eleven南中国区副总经理;2006年-2010年,任中油BP石油有限公司资产总监;2011年-2015年,任菲律宾最大快餐连锁店快乐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餐厅发展执行总监;2015年-2020年,任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发展部总经理。

  在2015年踏足影院行业,对于曾光而言必定是一个难忘的记忆,因为这一年对于万达电影以及中国电影行业来说都是一个高光时刻。

  2015年1月22日,成立了十年的万达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万达院线”,万达电影前称)正式登陆深交所,成为“国内院线第一股”,且股价涨幅触及上限达43.98%,开盘股价即涨停在27.94元。

  根据彼时的规划,万达院线将借助资本市场力量,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对于万达院线的市场占有率,王健林的要求很高,他曾表示,到2020年,万达院线和美国的AMC院线要拿下全球20%的票房市场。

  至2015年8月,曾光出席2015博鳌房地产论坛时这样介绍万达院线:“万达院线目前的市值是1200亿左右,应该是全球院线第一的。经营业绩不错,(2015年)上半年是36亿,同比增长40%。我们在其他经营指标上也是远高于同行的,单屏幕产出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到两倍半,上座率全国平均是11%多,我们万达是12%多,所以各项经营指标是比较优秀的。”

  对于当年的电影行业,曾光同样信心满满:“2005年的时候,中国整个电影票房市场是20亿,到2015年,上半年中国电影市场票房是200亿……年底我估计随着几个的出现,我们很轻松能够做到400亿。同时全年我们也看到人次会突破11亿,超过美国的观影人次。预计两年之内,中国的电影屏幕数会达到五万块。”

  据国家新闻出版电影局通报的最终数据显示,截止2015年12月31日,中国全年共生产影片686部,年度票房达约440.69亿元,同比增加48.7%;票房过亿电影81部(2014年66部);观影人次超过12.5亿;同时,国产影片的海外票房达约27.7亿元,同比增幅超48%。

  面对喜人的成绩,业内观点曾预测,10年之内,中国电影将迈向更有质量、发展更快的黄金期,到“十三五”期末,中国电影年票房很有可能达到1000亿元。而华策影视、华谊兄弟、万达院线、光线传媒等上市公司也纷纷被列入了受益名单。

  曾光同年12月份在“2015观点商业年会”上指出,万达院线彼时在全国拥有4800万会员,这些会员里85%是会有消费的。“持卡会员年均消费是6次以上,美国是4次,韩国是4.2次,所以我们的会员是远远高于目前最高的市场美国和韩国。”

  随着2015年A股大牛市退潮,备受资本市场追捧的电影行业开始慢慢冷却下来,即使万达院线曾两度公布重组,其股价依然呈现了完全没有反弹的下行走势。到2020年4月10日,万达电影股价已跌至15.13元/股,远低于股票发行价。

  首次重组方案在2016年5月披露。万达院线拟向33名交易对方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万达影视100%股权,暂定对价为372.04亿元。同时,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总额不超过80亿元的配套资金。

  但其后一段时间,证监会关于上市重组的政策发生了一些变化,包括重点对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开展专项检查、大股东不得通过通道参与定增认购等新规,这些都对万达院线巨资重组产生了影响。

  对于中国电影行业,曾光曾这样表示:“未来整合是必然的,因为现在(中国院线)发展是有点无序,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这些行业应该是高度集中的,比如在美国,美国前三的院线控制了60%的市场,中国有47条院线,也是控制了60%,所以这里有非常大的整合机会。”

  他清楚电影院线未来发展的径:电影院的投入非常大,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的行业,这个整合是必然的。那么多的资金进来,他们无非是做短线出去,在国内来看,大规模屏幕的发展,大比例是中小影城,中国有五千多个电影院,三千多个中小影城,他们在未来的市场整合能力应该会有大院线来做。

  “在未来,院线的发展会出现一个整合,不是说你有钱就可以整合,真正能够整合到最好,能够整合到优化的企业一定要具备一个能力就是经营的能力。”

  万达电影的第二次整合大计依然从自身开始。为了与公司主营业务相匹配,2017年5月19日,“万达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亦正式更名为“万达电影”。

  同年7月10日,万达电影再次宣布,拟发行股份购买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及其下属的电视剧板块、游戏板块子公司100%股权。万达电影经过了长达16个月的停牌,重组方案再次被推到台面上。

  随后几次调整重组方案,万达电影对万达影视的重组方案确定为:万达电影拟发行3.17亿股股份,用于购买万达影视95.7683%的股权,发行价格为33.20元/股,标的资产的交易价格为105.24亿元。并于2019年2月27日,重组案获证监会有条件通过。

  重组期间,阿里巴巴、文投控股分别入股万达电影,但这对股价拉升并无半分作用,如无根浮萍,任由资本市场主导。

  对于2015年中国电影行业的成绩,曾光这样表示,从自身发展的经历来看,除了整个市场是在资本的推动下产生更大的剧变,同时也有很多是怎么样结合互联网、运用互联网,在这个过程里深挖自己护城河的问题。

  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用手机等移动端购买电影票,早已稀松平常,曾光数年前就用了国产动画片《大圣归来》作例,提到互联网之于院线行业的“”。

  “《大圣归来》是2015年国产动画片的奇迹,非常不容易,这部电影摆脱了传统电影的一些传统观念,关键是他通过互联网的水军,我们叫做自来水,这部电影从预估五千万,做到八亿的票房,完全是通过互联网的推动,观众自发地推到八个亿。”

  曾光总结说,中国电影为什么会有这么狂飙式的增长,最主要是消费转型的推动,消费转型的推动,机遇带来了资金的进入,资金的进入院线的大幅度增长,这个极大地扩大了观众的基数,这里互联网的影响非常大。

  “各种各样的第三方都在做投资,他们带来的客流量、人流量非常大,是以前传统行业,比如说在电影院排队,现在看不到了,在座的基本上80%的人都是会拿手机订票,所以这就是一个改变,这是一个传统的。

  “如果大家去过万达影城,都是在我们万达的取票机取票的,这是我们的做法,也得到了很大的回报。70%以上的收入是来自于线上,30%是我们自有渠道。2015年万达自己开发的APP下载量达到一千万。”

  国家新闻出版国家电影局数据就显示,2016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57.12亿元,同比增长3.73%;城市院线观影人次为13.72亿,同比增长8.89%;国产电影票房为266.63亿元,占票房总额的58.33%。国产电影海外票房和销售收入38.25亿元,同比增长38.09%。

  2017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559.11亿元,同比增长13.45%;国产电影票房301.04亿元,占票房总额的53.84%;票房过亿元影片92部,其中国产电影51部;城市院线观影人次16.2亿,同比增长18.08%。

  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609.76亿元,同比增长9.06%,城市院线观影人次为17.16亿,同比增长5.93%;国产电影总票房为378.97亿元,同比增长25.89%,市场占比为62.15%,同比提高8.31个百分点.

  至于2019年,万达电影实现营业总收入15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22%;且为了避免商誉的会计处理方式可能由“减值测试改逐年摊销”的风险,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及长期资产减值准备约达59亿元,期末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4.6亿元、-44.99亿元和-47.21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278.65%、278.52%、324.50%。

  其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时,有着这样表示:2019 年,随着宏观经济增速放缓,观众购买力与购买意愿随之下降,2019 年上半年、前三季度全国观影人次与总票房较上年同期双双下降,行业出现明显拐点。并购影城观影人次、票房收入等出现大幅下滑,非票房收入也随之下降,全年经营业绩未能达到预期,较上年大幅降低,相关商誉已出现减值迹象。

  同时公司控股子公司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报告期内因主投主控影片较少且部分票房不及预期,以及受游戏行业政策调整影响,2019年经营业绩较上年同期出现较大幅度下滑所致。

  2019年计提巨额亏损,2020年疫情阴霾下,至今未明确恢复营业的时间,“万达电影”们的前并不乐观。

  此时离去,应是曾光深思熟虑后的选择,当然,除却这些因素外,“个人原因”才是他下定决心的最后砝码。

  4月11日,万达电影发布公告称,曾光因个人原因辞任副总裁,离任后将不再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曾光辞任前为万达电影副总裁兼发展部总经理。

  横店影视、金逸影视、万达电影等院线公司业绩集体下滑,2020年,疫情冲击之下,电影院线的空间每况愈下,淘汰大概率会加快。

  在疫情当下,影视行业受到冲击最为激烈,作为具有全产业链布局的万达电影,上半年的营收注定滑坡。

  4月14日,劲发布公告称,创始人单伟豹因想更多时间专注他的其他事务,将辞任执行董事,自2021年1月1日起生效。

  3月13日,远洋集团发布公告称,方军因需要更多时间专注处理其他业务,辞任非执行董事及投资委员会,由侯俊替任。

  天眼查数据显示,万达金融发生工商变更,曲德君卸任公司代表人、经理,由董建岳接任,嘉兴万技投资也退出该公司投资人。

  4月10日,华侨城发布公告称,任命王一江、沙振权、宋丁、张钰明为第八届董事会董事,任命潘凤文、吴飞为第八届监事会监事。

  4月9日,保利发展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陈冬桔女士因退休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陈冬桔于1992加入保利,曾任办公室主任、销售经理等。

   威廉希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