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武磊加盟,会给力高带来新的进阶线?

 发布时间 :2020-12-25 09:18

  武磊曾在采访中,将深圳比喻为“太阳”型城市。他认为,深圳不断在往外散发,将人口、产业外溢到周边,具有辐射、带动周边发展的巨大能量。

  大学毕业后,武磊就在万科任职,后于2015年北上进京,担任和昌集团董事长;而四年之后的2019年,和昌转而南下,总部迁到深圳,他再次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如今,他又在深圳找到了另一个落脚点。12月3日,据财联社等多家消息,空缺近七个月之久的力高(需求面积:50-100平方米)集团(地产控股集团总裁一职,已由武磊接任。

  5月份,仅在力高履职一年三个月的他,突然选择了转身离开,原因为“处理个人事务”。其手头的工作,暂时交由力高集团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黄若青掌管。

  因为他的履历足够亮眼,既做过深圳万科城项目总经理,也担任过万科集团工程管理部总经理、西安万科总经理等职。

  直至2019年2月,王卫锋才重新寻找“起点”,来到了力高。当时力高定下了千亿目标,重任落在了他的身上,限时3年。

  去年,力高合约销售额为274.12亿,在克而瑞销售排行榜中位列第89位;该业绩表现,距离千亿目标还有大段距离。

  不过,在这一年里,力高通过招拍挂、收并购等方式,获取了30幅地块,土储面积同比增长45.7%。显然,王卫锋正在为规模发展而蓄力。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今年疫情突至,房企陷入营销困境,背着千亿任务的王卫锋,可能倍感压力。于是,曾言“我不轻易换平台“的他,决定离去。

  作为一名80后,武磊曾自称,他像是和昌集团的吉祥物,象征着乐观和阳光。自2015年加入和昌之后,他为企业带来了规模上的较大提升。

  数据显示,2014年和昌的销售规模为38亿元,2015年销售几乎翻番达到了73.2亿元;2016年超百亿,达到164.5亿元。2017年、2018年,和昌的销售规模分别增至201亿元、312亿元。

  早在三年前,和昌就斥资133亿元从莱蒙国际手中接下8个项目,凭借此举进入深圳、杭州、南京、广州、常州、南昌等6个城市。在揽下的资产包中,深圳的重要项目达3个。

  武磊一直关注着深圳的房地产市场,并多次表达出布局该城市的执念。因此,2012年才将总部落脚此地的力高,或许早就进入他的视线。

  力高也算是一家老牌地产商了。1992年,黄若虹、黄若青两兄弟在泉州创办了力高集团。创立之初,企业主要从事建筑装饰等房地产相关行业,随后在几年后,了专业化经营房地产之。

  1999年至2011年,是力高区域性扩张的时期,它以福建为大本营,先后将地产业务扩充至山东烟台、、江西南昌、安徽合肥、天津等区域。

  2012年,力高总部从搬迁至深圳,布局珠三角地区。并于两年后奔赴港交所上市,成为世茂、中骏之外,从泉州走出来的为数不多的上市房地产公司之一。

  目前,力高的控股股东主要有三个,分别是环宇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时代国际发展有限公司、Power RayInvestment Development Limited。其中,黄若虹是环宇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最终控制人,黄若青则是时代国际发展有限公司的最终控制人。

  黄若虹担任力高集团董事长,黄若青担任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兄弟携手。但是,公司的日常管理事务,则都由弟弟黄若青负责。

  2019年年报显示,黄若虹、黄若青透过法团、家族信托等,分别持有力高13.87亿股、9.47亿股,持股量占力高总股数的39.06%、26.6%;拥有较高的总持股比例。

  不过,他们也较为注重对于得力的股权激励。比如,年报显示,去年3月份加入的王卫锋,就作为实益拥有人,持有力高10万股。按照目前3.42港元的股价计算,该激励价值达到34万港元。

  近年来,力高3+N+1全球布局战略,土地投资聚焦于环渤海、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三大核心经济圈以及南昌、武汉等城市,并拓展海外市场。

  今年上半年,力高新获取宁波、合肥、南昌、烟台等城市14幅土地。截至6月底,集团总土地储备约为1,790万平方米,较2019年增加22.6%。

  除了布局国内,它还着眼海外“一带一”沿线重要国家和地区。2月18日,力高正式公布以1.12亿美元投资马卡蒂市地铁上盖物业发展项目,参与开发该市总面积约32公顷的土地。

  8月17日,力高与菲律宾马卡蒂市联合开发该项目AVENIR顺利举行开工仪式,该项目是力高集团继2019年悉尼prime公馆项目成功交付之后,进军海外的又一布局。

  土储的延伸,表明力高不断在为规模发展而积蓄“粮草”。今年前三季度,力高实现225.13亿的销售业绩。接下来,它仍需为自己的千亿目标发力。

  而在主业之外,力高对多元板块也有一定的期许。该公司旗下多元化产业投资集团,从全生命周期的角度出发,计划打造并孵化出“康养、商业、科技、物业、文旅、教育”等多元化业务。

  在此情况下,力高的业务随之分为两大板块:地产开发及多元化产业投资;前者主要管理重资产,后者则负责轻资产运营,将轻重资产从组织架构层面分隔,也是力高的战略之一。

  种种业务的涉足,少不了资金的驱动。近年来,力高陆续发债,以便维持新旧债务、运营资金的置换与周转。

  今年以来,力高发行了多笔美元债,也陆续有回购票据的举动。上半年,该公司平均融资成本较2019年下降0.55个百分点,净资产负债率较去年同期下降14.3个百分点至37.1%,财务结构有所优化。

  截至2020年6月末,力高的总资产为709.80亿元,同比增长54.1%;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及受现金为143.81亿元。

  转投力高之后,武磊的任务已较为明确,那就是带领企业实现规模突破,并在调控加码的基调下,保持企业的持续。他将交出怎样的成绩单?是否重现和昌曾经的速度?答案还有待他自己揭晓。

  12月19日,凯德宣布以8.38亿购入力高上海五角场1商办地,预计2018年开工建设、2020年建成。至此,凯德在上海拥有19个商业及综合体项目。

  赢商首席数据官、赢智科技CEO-朱智表示,做商业的本质是连接品牌跟顾客,购物中心做线上营销不是要卖货,而是做数字化内容丰富的营销。

  凯德集团(中国)华南区商业管理区域副总经理邱海燕表示,凯德洞察年轻消费群体,拥抱和活化年轻人玩法,愿意做客户身边懂得年轻人的朋友。

  京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扶金龙表示,做商业要理解年轻人的心态,接触年轻人的文化,按照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引进、吸引年轻人的品牌。

  吴传鲲表示,购物中心本身是流量运营平台,场景、营销需要跟内容和客群紧密结合才有意义,移动互联网技术正在帮助购物中心转变运营思维。

  令人意外的是,2020年合同约满的张良没有选择与弘阳再续前缘。据悉,加上张良,原本弘阳地产集团有包括何捷、蒋达强、袁春在内的4位总裁。

  博枫地产执行副总裁,中国区负责人王哲接受赢商网独家专访,分享了博荟广场One East的未来规划以及博枫对中国市场的看法。

  在地产和物业两大板块中,已有55位二代出现在了公司高管名单中,佳兆业郭晓群一年内三次获任,福晟集团潘一人肩挑多担...

   威廉希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