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除了供车供房 现在90后的“超前消费”都花在哪

 发布时间 :2020-12-25 09:18

  信用卡、花呗、京东白条、苏宁任性付、分期乐……工资到手只有“一面之缘”。还款之后,又新一轮“先花未来钱”。

  90后,不仅仅是“月光族”,还是“负翁”。数据显示,90后在消费贷中占据半壁江山,除了还房贷之外,60%以上的90后将消费贷用于基本生活和休闲。超前消费成为了他们生活的常态,为了购买“心头好”,愿意选择预付消费后全额还款或分期还款,甚至付出手续费或利息。

  总的来说,负债累累的90后,为了提升生活品质,非常敢花钱,在“哭穷”的上时刻追求着高品质生活……

  去年12月,招商银行信用卡发布了一系列90后持卡人消费数据,用“如出一辙的穷,却各有各的精致”这句话去描述这群年轻持卡人,并以“兴价比”概念来定义他们的消费观体系:“兴”代表兴趣,“价”指价格。一则,兴趣、价格均有可能成为他们购物的决策因素;二则,他们无论在物质上,还是上,对的提升、陶冶提出更高的要求。

  除了房贷和购买生活必需品之外,对于90后而言,更多的消费行为体现在为兴趣爱好买单。甚至,在兴趣面前,价格变得不值一提。

  不少90后对自己的身材健康管理十分舍得。今年双十一,90后在天猫购买健康器械产品成交额增长率704.78%,包括一兆韦德、乐刻、超级猩猩都主动公开破亿的成交额,与此同时,也有Shape、健萌等发布了门店营收的同比大幅增长。由于疫情尚未结束,“把家变成健身房”已经成为越来越多90后的选择。根据CBNData报告,线上健身器材购买人数连续三年增长,市场规模不断扩大。

  他们在休闲娱乐消费讲究现场体验,追求个性态度之余,也要玩出新鲜感。而电竞行业的主流用户,目前正从80后逐渐过渡到90后。越来越多传统品牌将目光投向新兴的电竞市场,以此实现品牌年轻化转型和消费价值的再升级,比如Nike、奔驰等大众品牌。

  而为人父母的90后,一边为自己的儿女寻找合适的早教班之余,也十分注重仪容保养。当爸的90后,也开始爱美,最重视的就是“多快好省”地养发和护肤;至于90后妈咪们,除了护肤之外,还关注产后塑形、舞蹈瑜伽、美甲美睫等业态。因此近年来,早教类机构和美妆类集合店、专柜开始在国内的购物中心开设门店,尤其是后者,标杆购物中心均在加码国际高端美妆,纷纷引入CHANEL、Dior、ESTEE LAUDER、Burberry等美妆品牌。同时,完美日记、林清轩、玛丽黛佳等部分发展势头强劲,且具有话题度的国货品牌美妆店也纷纷进驻国内的商业项目。

  当然,90后也是一群懂得投资的群体。他们喜爱增值,倾向于花费换取个人职业技能、需求上的提升,比如会计、驾考、吉他、厨艺、摄影等。

  “喜新”是年轻人的特性之一,90后在这方面自然不甘落后。他们不从众,具有鲜明的意识,在消费上也表现出强调的重要性。相对而言,他们偏好相对小众的消费,过度标签化、生产线批量化的产品在他们面前居于劣势。而且,他们也是去中心化的一群人,不喜欢被标签化。《中国有嘻哈》、VICE、PingWest品玩都没有贴上“90后”标签,但却是真正受90后青睐的产品。

  再加上,90后这一群体伴随着互联网发展成长起来,信息交流的发达让他们有更开阔的视野,更容易接受各种新鲜事物。他们未必会关注产品价格的高低,反而比较在意品牌、主张是否与自己有共鸣。

  从服饰鞋包到文创,90后都在追求可以表达个性、表达的原创设计。俗话说,“包”治百病。现在的年轻群体,他们买得起大牌包,也青睐不少原创设计师品牌,比如纽约设计师品牌YEE SI、国潮品牌古良吉吉等。

  而小众消费也将有共同的兴趣爱好、价值观、生活情怀的不同维度的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以社群为核心的消费群体。以汉服这个产业为例,近年来汉服文化兴起,由汉服带动的古风消费热度大增,90后是其主要消费群体,他们在全国已经自发形成了一个的网络。统计显示,2019年在淘宝平台上汉服市场规模已经超过20亿元,并且保持着每年150%左右的增速在发展。在新浪微博上,关于“汉服”相关话题讨论量达454.9万,阅读量达42.8亿次。

  除此之外,嘻哈、手办、街舞等领域的小众消费,90后群体也占据一定席位,他们对各自的圈层有着强归属感和与度,并善于通过互联网社交互动,形成丰富的圈层文化,并乐于为此买单。

  “打工人”、“凡尔赛文学”先后火爆全网,前者可看到当代年轻人习惯于反鸡汤的自嘲方式现实生活的压力,而后者虽然字里行间着对这种文体的揶揄和,但追根溯源,这是对繁琐、无聊生活的消极抵抗,与此同时,也侧面呈现出对上流新富阶层的向往。

  笔者认为,当你认清生活本质后,仍依旧热爱生活,这种“迂回式炫富”无可厚非。毕竟炫富是推动人类社会的动力,在年轻人喜欢的B站、小红书,晒豪宅、晒名车、晒包包,晒一切奢侈的生活的UP主总是大受追捧。

  当然,90后也喜欢一些有话题、有故事的品牌,而这些品牌最好体现其“稀缺性”,以满足其炫耀性消费心理。如今,国内“首店经济”蓬勃,国内品牌开始迅速崛起,国外品牌也纷纷瞄准中国市场。从全球最大的会员制仓储连锁超市开市客到丹麦玩具巨头乐高,从外资企业到中华老字号,今年以来,多个类别的首店在各地落地,业态涵盖餐饮、零售、休闲娱乐、儿童亲子、生活服务等各方面,吸引90后消费者到店体验消费。

  此外,“旅游”也是90后在社交网络上“秀炫晒”的指定动作。今年,由于疫情的关系以及海南离岛免税新政实施,海南三亚成为今年国内游的热门目的地,除了丰富的旅游资源外,三亚有着不少顶奢酒店进驻,如亚特兰蒂斯、艾迪逊、瑰丽等。而且,旅客们还能享受免税购物体验,白菜价囤奢侈品。

  月光族、超前消费、精致穷等是给90后群体所贴的消费标签。虽然略带性,但不可否认的是,90后拥有自己独特的追求,而生活品质的提升则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项。

  尤其在物价飞涨大背景下,要想生活够精致,余额就要清空。虽然房子是租的,但生活是自己的。他们在逛宜家的同时,也会淘一些小众国潮家具品牌,比如失物招领、梵几等……

  随着消费水平不断提高,越来越多国人开始重视生活质量、追求“小确幸”,家居香氛的市场需求逐渐得到。Jo Malone、欧珑、Diptyque等品牌都携旗下香水及家居香氛产品来到中国。为了完成本土化,欧珑更在2018年末签下周杰伦作为中国内地首位品牌代言人;而本土品牌方面,野兽派、气味图书馆、RECLASSIFIED调香室等品牌也推出了一系列家居香氛。

  相比起香水,家居香氛在国内是一个后起的、规模更小的市场,不过,90后、00后消费群体不断壮大,这些消费群体为国内家用香氛市场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除了家居方面,在养生上,90后也不遗余力。基于舒缓压力、缓解亚健康等原因,按摩、SPA成为最受90后欢迎的养生服务。而保健品成今年双十一90后必囤“爆品”,有见及此,不少品牌也打着养生的旗号,收割一批年轻消费者,比如太平洋咖啡与东阿阿胶联手推出含有阿胶的咖啡,百年老字号同仁堂开设了一家中医健康餐饮体验店买枸杞咖啡……

  在90后的身上,“穷”是日常,“精致”是习惯。或许看到的是“精致穷”,但在有限度地追求“穷精致”的品质生活,或许是一种活在当下的“精明富”。

  90后的消费习惯犹如《奇葩说》里傅首尔的那句“live happy die for young”( 纵情,不怕命短),这种享受现在的心理满足感,才是他们所追逐的幸福感。

  而且, 90后使用花呗、信用卡等,并不是全为了超前消费。而是为利用花呗、信用卡的免息期,拿自己的钱去理财,或者一些理财收益。

  因此,我们谁也不能否认90后的消费观,并将其简单标签化。因为90后正引领着消费升级的变迁,改变着消费行业的趋势。

  创的了业,卖的了萌,任性做自己的90后,这个群体,是购物中心研究最多、需求最大的客户群......读懂他们,就如同揽到了生意!

  社区团购的利润率高于几乎所有生鲜零售模式,大公司们大举进入的原因即在于此。然而,社区团购真的是个赚钱的模式吗?

  广东占据全国化妆品业半壁江山,广州化妆品企业占全省67.2%,逸仙电商的上市更为广州美妆产业记上战功赫赫的一笔。广东化妆品业有多强?

  团长是社区团购能够运转的前提,各平台不会给团长们付保底工资,所以都没有签排他协议,即一家商铺可以同时成为好几家社区团购的自提点。

  任何一个商业IP,必将有情感沉淀的过程,和社群进行温度的互动,而且随着季节、节日的进行,商场的活动基于特定的IP符号可以有无数的变

  全家有湃客咖啡,罗森有L- café,7-11有7-coffee,便利店正纷纷强化自己的咖啡品牌。

   威廉希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