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2021年货币投放是否会增多?房地产金融政策会有

 发布时间 :2021-01-29 07:51

  1月15日,国新办举行2020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央行副行长陈雨露出席发布会,介绍2020年金融统计数据有关情况,并解答近期的热点问题。同时,出席发布会的还有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

  此前,监管多次提及“要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会上,陈雨露表示:“基本匹配并不意味着完全相等,也就是说,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可以根据经济形势和宏观经济治理的需要,略高或者略低于名义经济增速,以此体现中长期内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节。”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对于近期热议的房地产调控问题,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表示,央行将“房住不炒”定位,租购并举,因城施策,保持房地产金融政策连续性、一致性、稳定性,稳妥实施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加大住房租赁市场发展的金融支持,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此前,监管多次提到,今年要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那这是否意味着今年货币投放量将会增多?

  对此,陈雨露表示,保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是完善我国现代货币政策框架的一个重要内容。基本匹配并不意味着完全相等,也就是说,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可以根据经济形势和宏观经济治理的需要,略高或者略低于名义经济增速,以此体现中长期内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节。

  “在经济运行的非正常时期,比如说到类似当前重大疫情严重冲击的时候,经济增速可能会大大偏离潜在的产出水平,这时货币政策就要参照反映潜在产出的名义经济增速来把握。”陈雨露指出,2021年人民银行会稳字当头,不急转弯,根据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灵活把握货币政策的力度、节奏和重点,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以适度货币增长支持经济持续恢复和高质量发展。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末,狭义货币(M1)余额62.56万亿元,同比增长8.6%,增速比11月末低1.4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高4.2个百分点。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指出,单位活期存款是M1里的主体,占M1的比重九成,是最主要的构成部分。根据人民银行建设的国家金融基础数据库逐笔采集的单位存款情况来看,2020年M1增速上升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稳健的货币政策精准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效果。二是一些行业获得了比较多的资金支持,由于项目还没有全部实施,形成了一定的资金沉淀。三是存款产品的规范推动了活期存款的增加。

  她进一步表示:“未来随着疫情缓解,经济企稳回升,投资项目逐步推进和开展,单位资金支出将有所加快,停留的单位活期存款也将有所减少。另外,由于规范存款产品带来的结构性产品向活期存款也会减少,所以我们预计未来M1的增长将会比较平稳。”

  不久前,央行联手银保监会放出大招,出台了《关于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近年来,监管对房地产的管控层层加码,从房地产开发商到金融机构已先后被纳管。那么,2021年房地产金融政策会有哪些变化?

  会上,邹澜表示,近年来,人民银行“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紧紧围绕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目标全面落实房地产长效机制,加强房地产金融管理,重点开展了几方面的工作。

  一是加强了房地产的金融调控。牵头金融部门加强对各类资金流入房地产的统计监测,引导商业银行房地产贷款合理增长,推动金融资源更多流向制造业、小微企业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去年房地产贷款增速8年来首次低于各项贷款增速,新增房地产贷款占各项贷款比重从2016年的44.8%下降到去年的28%。

  二是实施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其一是落实长效机制,因城施策,实施好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其二是按照规则化、透明化方向,形成了重点房地产企业资金监测和融资管理规则。三是建立健全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制度。

  三是完善住房租赁金融政策。按照“租购并举”的方向,加快研究金融支持住房租赁市场的政策。近期将公开征求社会意见。

  邹澜表示,下一步,央行将认真贯彻落实十九届五中全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房住不炒”定位,租购并举,因城施策,保持房地产金融政策连续性、一致性、稳定性,稳妥实施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加大住房租赁市场发展的金融支持,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去下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升值,此外,2021年初人民币继续升值态势。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总的来看,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与我国的对外贸易和经济基本面是相符的。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此前公布了涉及1.9万亿美元的刺激经济方案,另外美联储鲍威尔最近表示短期内不会加息,而我国仍然是唯一采用常态货币政策的主要经济体。那么上述刺激方案和宽松货币政策是否会对我国的金融造成影响?

  孙国峰称:“应当看到,去年上半年人民币汇率有所贬值,下半年人民币汇率有所升值,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又有所贬值。这些波动都是正常的,说明市场供求在汇率形成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有升有贬、双向浮动成为常态,发挥了宏观经济自动稳定器作用,为央行根据我国经济形势自主实施正常货币政策创造了条件。同时,我们加强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中国是2020年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也是少数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主要经济体之一,带动了全球经济的恢复,也有利于其他主要经济体未来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

  陈雨露表示,在刚刚举行的人民银行工作会议当中特意提出要严密防控外部金融风险。主要考虑的是当前全球经济复苏是相对缓慢的,所以对实体经济的压力传导和金融体系的内在脆弱性叠加在一起,外部的风险需要。一是国际金融市场出现的脱离实体经济基本面,波动幅度在不断地加大。二是全球流动性高度宽松的背景下,跨境资本流动方向易变、波动也在加大。三是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前所未有,低收入国家债务风险还会进一步的上升,可能会进一步的影响全球经济复苏的进程。

  针对上述三个方面的外部风险,陈雨露指出,重点还是要国内优先的原则,继续做好我们自己的工作。一方面,保持宏观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夯实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另一方面,要完善金融监管体系、健全宏观审慎管理、持续提升系统性风险防控能力。同时,还要加强在G20等国际平台上与其他的宏观经济金融政策协调,来共同为全球经济未来的复苏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

   威廉希尔